上海新锦江大酒店 | 首页 | 特别优惠
图片库
新锦江大酒店
更多照片 …
在线预定
  入住时间:
  离开时间:

  价格:
  选择预定详细情况
    成人:  儿童:  房间:
    
  
上海新锦江大酒店 > 酒店新闻 >

陈妙林:我的这一年

  距离陈妙林卸任开元旅业集团董事长职务已过去13个月,想约到他的采访,依旧不是件容易的事。

  确切地说,他比以前更为奔波——工作与生活在66岁的陈妙林身上接连加码。

  这一周是他忙碌的缩影。9月4日,陈妙林飞到海南,在开元旗下棋子湾度假村,他要完成《杭州湾会客厅》的节目录制,接受三家媒体访问,再赶着第二天下午的航班回杭。之后几天的行程表满满当当,中非旅游论坛、世界旅游联盟会议、中美旅游论坛……“这个周末泡汤了。”依照习惯,他会在假日跑上三十公里,为劳顿的日子舒压。

  冬泳20年,铁人三项17年,骑行16年,他曾在零下20度的松花江冬泳,也曾穿越藏北无人区,出征环法……运动是他最自在的时刻。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写过一本《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多年来,村上春树日日坚持跑步,各色各样的思绪从心底涌起。同样的感触陈妙林也有——淋漓尽致的长跑,于他而言是消散烦忧的良药。

  这剂良药让他在花甲之年时刻保持清醒。他的信心、毅力、豁达和敏感都与运动紧密相关。“跑马拉松和做事业差不多,跑过最难的30公里,之后就豁然开朗了。”一切贵在坚持。”陈妙林说。

  卸任后,少了牵挂和羁绊,他跑得更快、更远。今年,他已经完成13场马拉松,4场铁人三项比赛,下半年计划内的比赛已经超过10场。从数字上看,仅马拉松就比去年多8场。

  他将开元交棒,但人生这场马拉松,他从未想过停歇。

  95分的交棒

  看似平常的一天。

  2017年8月3日,陈妙林照例6点起床,完成1小时锻炼,步行到家对面的开元名都,在员工餐厅用完早餐。长期自律下他很少失眠,前一晚睡得还不错。

  8点半,他准时出现在酒店17层的办公室。作为当地的地标建筑,这里视野开阔,窗外是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致。在窗前,陈妙林缓慢踱步,若有所思。此刻的他平静、淡然。

  清晨的会议室里,陈妙林和20多位公司高管分享了65岁的生日蛋糕,在场的人包括集团总裁,集团旗下酒店、物业、房产公司的负责人。蛋糕由员工精心准备,祝福和感谢一如往常。

  集团例会在这天下午召开,一项项议程按流程推进,没有人察觉到其中的异样,散会前陈妙林请大家留步,宣布了关于他个人的决定——卸任集团董事长一职。同时,他宣布由现任集团总裁陈灿荣接任董事长职位,兼任总裁。

  没有他人预知。就连接过指挥棒的陈灿荣,也是在当下才得知消息。“留点时间给自己,留点空间给后人,愿开元有一个更美好的前景。”这是陈妙林在卸任当日微笑着说的一句话。

  伴随着陈妙林卸任而来的,是抟空捕影的传言和各怀目的的揣测,一时激浪千尺,但到了陈妙林这里都是水波不惊。

  “这不是突然的决定,10年前我就做出过承诺。55岁时说过60岁从总裁位子上退下来,结果58岁就把总裁让出来了。董事长的职务本来也想早两年退,但产业受到了一些冲击,只能把(卸任)时间往后推。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应该是越早退越好。”

  在两年前接受《杭商》杂志采访时他也表达过类似的想法,当时他说,开元要流芳百世,不是他一个人能达成的。以后他只把握开元的大方向,更多的发展还是要靠年轻人。

  两年后再谈到卸任的话题,陈妙林告诉《杭商》杂志记者,其实,他选的接班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对于跟随公司一起打拼的兄弟们,陈妙林从来不吝啬与他们分享公司股份——旗下酒店板块、房产板块与物业板块,所有任职三年以上的总经理都持有股份。“让管理层持股之后,他们做开元的事情像做自己的事情一样,我才能安心退下来。”

  现在他对外的身份是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不再亲自参与项目的进程,只在关键时刻给出意见。但遇到犹豫不定的抉择,依旧由他一锤定音。他打了个比方,假如原来参与项目的70%,现在是30%左右。

  陈妙林在意那些细节。尽管卸任了职务,他还是每天到公司上班,“只是原本在电脑前需要1、2个小时处理公务,现在15分钟就能完成。”这是划过他心底的落差。

  很快他发现,工作有另一番忙碌。作为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浙江省旅游协会会长,他为国家旅游产业的发展出谋划策,四处奔波,这份事业远比管理开元繁杂。

  在外界看来,陈妙林是温和而儒雅、自由而克己的,这种思维方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最大的民营高星级连锁酒店——开元旅业集团的走向。如今这样的评价依然适用于陈妙林。

  过去一年,他用“稳”形容新班子带领下的开元旅业集团。这得益于循序渐进的五年计划。根据新的规划,未来5年,开元将开出500家酒店,签约1000家酒店,这个数字目前为150家和300家。目标正一步步达成:2017年,开元开出了33家酒店,今年预计达到50家以上。

  他在不同场合强调稳健的重要性。在《杭州湾会客厅》中,主持人杨莅问道陈妙林:“今后民营企业发展,您最想看到的,是怎样的一幅场景?”他回答,“不断关注成长,同时不操之过急。”

  回过头去看30余年的风雨征程,开元经历了跌宕、突围、转型,成为“中国民营企业服务业100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旅游集团20强”。在高手如云的酒店业中做成“传奇”,陈妙林说,靠的是始终不变的“诚”,以及脚踏实地的稳健。过去这一年,他给新班子打95分。

  85分的自省

  即便已经是中国旅游业的领先者,在总结过去30多年的历程时,陈妙林还是对《杭商》杂志记者坦诚,他对失之交臂的两次机会感到遗憾。

  一次在上世纪90年代末,错过了与世贸的合作。彼时,世贸酒店由财政厅控股的国资,有部分股份要转让。“没有谈拢主要的原因是,我担心外来团队加入后,无法与开元团队融合。如何处理与之前的董事长、总裁的关系?这是我的顾虑。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问题。”

  陈妙林很少喜形于色,说到这里,他收起笑容,感慨不断。“现在的世贸,也就君澜、君庭酒店集团,是开元在浙江很有力的竞争对手。那时候如果合作成功,开元的规模就不是现在这样。这一步我觉得是走错了。”

  另一个遗憾是对中档商务酒店的开拓。开元一直聚焦在高档商务酒店以及度假村,错过了中档商务酒店快速发展的那几年。“中档酒店的资金要求不高,运营也比较简单。前年我们才开始做,现在是20家。如果早10年起步,可能会到200家。这是我们战略布局的遗憾。”

  饶有意味的是,开元近年来的转型,也与遗憾有关。

  前几年开始,高端消费减少了,公款消费没有了,面对日益扩大的大众消费,高星级酒店原本的生存与牟利模式土崩瓦解。开元由此拓展出一条新路——从传统商务型五星级酒店转向了文化主题酒店,并顺利开启了资本市场的运作。

  绍兴大禹开元度假村,是开元文化主题酒店极为成功的典范,紧跟着闪亮登场的,还有宁波十七房、盐官古城酒店。绍兴大禹酒店由大禹守陵古村改造而来,宁波十七房是宁波帮发源地,盐官古城是当地特色民居……开元人将它们再造,让人尝试到不一样的居住体验。

  2016年,期待已久的“芳草地”来了,该系列主打乡村主题,在长兴、建德相继开业。漫步竹林,行走茶园,独坐品茗,静看夕阳……所有关于自然的想象,都能在这里实现。

  不再兴建五星级商务酒店,投资主要集中在乡村度假酒店、文化主题酒店、经济性商务酒店,这些是开元旅业集团转型再出发的新坐标。

  化险为夷的能力,或源于他天生酒店人的本质。这一点在30年前便可洞见。

  开元旅业集团,始于30年前一家小小的县政府招待所。当陈妙林从萧山物资局被抽调参与招待所的改造升级时,他内心是“不情愿的”。但他懂得随遇而安,在遗憾中寻找契机。

  1988年,由招待所转型而来的萧山宾馆正式开业。2000年国企改制,陈妙林以6000万元买下开元旅业全部股份。如今,开元已经成为一家280多亿元总资产、26000多名员工的旅游产业投资与运营集团。

  此前,在开元旅业集团成立30周年,陈妙林用六个字总结开元的发展——天时、地利、人和。“开元旅业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此乃天时;得益于地方政府开明的政策支持,此乃地利;同时也离不开整个团队的艰苦奋斗,此乃人和。”他说,与其说是我个人带动团队成长,不如说是团队推动我前行。

  也因为这样,他把高分留给了团队,带着85分的自省,开启新的征程。

  卸任董事长之后,正式退休之前,陈妙林手头还有两件大事要做完:首先是森泊项目,开元要在湘湖、德清建两个全天候的水上综合乐园,是主题公园+酒店的形式,投资30多亿元。此外,陈妙林还有一个上市梦——计划2年内推动开元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国内主板IPO。

  99分的生活

  处暑后的九月,清晨的棋子湾微凉,20℃上下的温度正好适合慢跑。6点半是陈妙林的运动时间,在海南的第二天,他带着记者跑了一段蜿蜒的路。

  热身后从酒店出发,沿着天元路一直跑到浪漫海角。耳边划过习习海风,他的速度不算太快,有节奏地调整呼吸,常常低头将视线聚焦到步伐上。一来一回8.16公里,2.5公里上坡。换作平时,他还要多跑一些。

  晨练后,话匣子顺着运动打开。生活丰盈,陈妙林很大一部分的幸福感来自奔跑——他靠运动抵御了普通人无力抵抗的平庸。

  他以此会友。去年6月23日,万科创始人王石到访开元集团,与陈妙林会面交谈,共进午餐。两人一见如故。在从开元名都大堂到四楼会客厅的行走中,他们谈起运动。陈妙林对王石说:“你的登山实在令人敬佩!”王石则“回敬”道:“你的铁人三项比我的要厉害啊!”

  他在赛道中体验不同的人生。今年8月,陈妙林出现在号称“最热马拉松”的岘港马拉松赛道上,岘港是个新型的港口城市,树木尚在成长中,直射的阳光炙烤大地,地面温度接近50度,他在烈日下挥汗如雨,“虽然以4小时40分跑完全程算是很差的成绩了,但比一周前的吴哥马拉松提高了10多分钟。”他为每一分进步欣喜。

  他期待法国波尔多的马拉松。这是一场奔跑在美酒、美食、美景中的旅程,途径热情的酒庄,主人会献出美酒,配上牛排、生蚝等波尔多小吃,为参赛者加油助威。当然,开元波尔多酒庄也会拿出自己的佳酿。这恰是陈妙林为之心动的地方。

  马拉松、铁人三项、高尔夫,陈妙林的朋友圈以运动“分组”。和跑马拉松队友一起时,他最自在。“5点打电话约,6点就坐在一起吃饭,讨论下一场比赛,分享训练上的心得,交流是坦诚的。”运动成为特殊的纽带,在一起“南征北战”的过程中,建立起日渐深厚的情感。

  去年,陈妙林创造了个人马拉松的最好成绩:3小时51分。但跑得再快、再远,陈妙林始终把握着一个度。“每次运动,我都会带着心律测试表,到了上限就慢下来,急功近利要不得。”伴随一次次远行,陈妙林探索着新的世界,对他来说,每一个赛段,每一次冲刺,都像是生活的继续。

  将这一点投射到事业上,他说,“最困难的时候,冷静下来,挺一挺,咬咬牙,可能就柳暗花明了,挺不过去,可能就没有这家企业了。”工作和运动,在陈妙林身上,达到了完美共振。

  陈妙林的另一爱好是阅读,每天留足2小时。他酷爱史书,用半年时间读完了28卷的《世界文明史》,他相信读书之法,在循序渐进,熟读而精思。“现实不断重复,通过这些书,有很多东西可以借鉴。书看得越多,你面前打开的路会越多,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的时候,书里头就有答案。”

  日子连轴转,他格外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7月,全家人飞到毛里求斯过冬。出发前没做任何攻略,只知道那是离散于非洲大陆的小岛国。和风景相比他更在意人的聚合。假期里,陈妙林带着三个外孙出海、跑步、游泳。他在合影里比出胜利的手势,与孩子们紧紧相拥。

  显然,忙忙碌碌之中,他没有耽误生活,回到家里,依然是清宁的一方世界。在陈妙林身上,过往没有留下深刻痕迹。他很少为事业纠结,财富的增减无法使他情绪起伏。工作与生活在天平两端并重。

  他给生活打99分,尚未达到完美,但他丰盈的人生还在继续。

  第一天采访结束时,时间几近黄昏,陈妙林坐在棋子湾开元的安悠大堂,喝完杯中最后一口红茶。他凝神远眺,眼前是海南西线美丽的落日黄昏,红艳艳的一片,没有边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