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锦江大酒店 | 首页 | 特别优惠
图片库
新锦江大酒店
更多照片 …
在线预定
  入住时间:
  离开时间:

  价格:
  选择预定详细情况
    成人:  儿童:  房间:
    
  
上海新锦江大酒店 > 酒店新闻 >

阿里、携程再起“站队”风波,机票成新焦点

 
 

据了解,携程在12月7日向机票代理商们发送了一份通知,通知内容如下:

  在携程的通知内容中,携程希望机票代理商们遵循“供应商歧异性价格管理”,并且,如果携程发现机票供应商在相同日期、航线、舱位上的产品未在携程投放,或者投放的价格高于其他在线渠道,将会收到携程的严肃处理。

  在机票“封杀”事件之前,11月27日,阿里旅行公开表示在酒店业务上遭受了携程的“封杀”,携程方面当时回应称,携程尊重供应商的业务选择。

  12月12日,阿里旅行发表了一篇《携程意欲何为,阿里旅行不惧强权》的文章,在文章中指责携程要求机票代理商们“站队”。

  以下为阿里旅行发布的《携程意欲何为,阿里旅行不惧强权》全文:

  当得知一些机票代理商迫于携程的压力不得不在阿里旅行平台下线的消息,愤怒不足以表达我们对于这一事件的态度。一个月内,先是酒店,后是机票,下一步肯定还会陆续有来,携程大棒一挥,想要让供应商们该靠左靠左该靠右靠右。依赖并吞艺龙与去哪儿之后的市场垄断,携程踌躇满志,再施故技,用封建意识的旧方法,却想打造互联网时代的旅行新秩序,它能得逞吗?它该得逞吗?

  而无论携程意欲何为,阿里旅行不会畏惧,更不会妥协。业内的供应商固然有的敢怒不敢言,但也有的勇敢地表达了义愤——不仅仅是义愤,因为这实实在在地关乎我们这个行业的利益、价值观与命运。因此,无论携程意欲何为,如此手段之下,整个行业也并不会任其摆布,随之坠入“黑暗时代”。

  说携程要将行业带往“黑暗时代”,这并非夸张之辞,更不是诛心之论。自2010年开始,携程面对竞争对手,从来只有一招——封杀封杀封杀。对在酒店业曾与自己激励竞争的艺龙是如此,艺龙曾经愤慨指责携程的做法是“把麻烦留给消费者、把混乱带给酒店”。对后起之秀去哪儿网,携程更是除封杀之外别无他法,去哪儿也曾如此评价这位不择手段的对手,“携程限制酒店供应商与其他网站合作,并用自己的价格体系,强行干涉酒店删除或变更在线价格,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

  可是,封杀绝招给携程带来了胜利吗?并没有,封杀无效,只能买买买,将竞争对手买下来,以资本的意志,消除对手的冲击,稳住携程的脚跟。而事实上,封杀在前并购在后的逻辑里,正意味着近年来携程自身创新无力,且要扼杀掉所有威胁它的创新。如果这是携程想要实现的行业新秩序,那无疑就是“黑暗的秩序”。

  在垄断排挤封杀的乱象中,行业商家所受伤害已是有目共睹,他们无法尽情分享互联网+的便利与红利,尽管这已经上升为国家产业升级的大战略。他们不仅疲于应对一次又一次的站队二选一,还因为越来越集中的垄断而面临着越来越高企的佣金,还受辱于OTA出于自利任意修改规则的店大欺客,却只能忍气吞声无可奈何。

  行业商家如此,消费者又何尝不受损于这样的“黑暗秩序”?前不久作家蒋方舟一篇投诉携程的文章“三千多机票只给一千六报销单”,在网上流传甚广。而普通的乘客游客,通过携程消费却住店无房间、退票无保障的糟心事件更是比比皆是。蓝鲸TMT网直言“携程成在线旅游投诉重灾区,背后存隐患”。

  携程作为在线旅行行业的领军者,不去发力创新互联网旅游的体验与服务,不去打造行业全链路共赢的良性生态,只相信凭借“封”与“买”的二字诀可以永葆基业长青。这是多可令人扼腕叹息的沉沦。殊不知,尽管携程针对阿里旅行的封杀接二连三,但阿里旅行的酒店间夜依然稳步上升,机票成交量更是连续跃升,已经成为机票在线交易的领导者。就在刚刚过去上个周末,阿里旅行还获得了21cn聚投诉平台评选的2105年度在线旅行“最佳客服奖”。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是阿里巴巴不变的使命。阿里旅行一年以来,持续推出“旅游分期”、“放心飞”、“未来酒店信用住”、“未来景区”、“在线签证”、“蜻蜓客”等一系列新产品,未来还将继续以创新和服务,增强行业上升之力,共创行业共赢之局。这不仅是阿里旅行自身承袭基因的作为,更是亿万消费者的需求与选择。在这条路上,阿里旅行邀请更多的同行者并肩前行!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不仅仅是预言,更是已然掀起的浪潮。